landscape, swans, lake

三岛由纪夫–丰饶之海读后感

丰饶之海读后感

编者按: 有为大家带来一篇奇遇君的文章,奇遇君古文观止,也是奇遇历险记的一部分.

    “就在刀刃猛然刺入腹部的瞬间,一轮红日在眼睑背面粲然升了上来。”

    阿勋自刃,他毕生追求的纯粹终得实现。红日升起,《奔马》终结,至此我看完三岛由纪夫的《丰饶之海》四部曲。在2018来临之前看完,完成了与自己的约定。

    丰饶之海四部曲,分别为:《春雪》 《奔马》 《晓寺》 《天人五衰》 。我最先看的是《晓寺》 ,那时并不知这是系列作品,于图书馆借出之时。

    “曼谷正值雨季,空气中总带着雨雾。尽管骄阳似火,却时有细雨霏霏。”开篇就是扑面而来曼谷的湿与热,跟随本多的脚步,遍览曼谷的庙宇,在那南国的蔷薇之光里。随后又去了印度,那既神圣又污秽之地。美丽和罪恶是一朵双生花,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触,第一次有了想去泰国、印度亲眼看看的冲动。作家就是技艺高超的魔术师,将这些你未曾领略过的风景呈现在你的面前,令人心驰神往。

    《晓寺》中月光公主被蛇咬死,新一轮的轮回似乎又开始了。我看得欲罢不能,先看了第三本,接下来是去看最后一本,还是先去看一、二本呢?我选择了先看最后一本,经受不住为终章所诱惑。与理智相左,凌驾于世间一切法则的这场轮回,却被本多知晓,将走向何处?

    《天人五衰》中本多自知死期将至,赶赴月修寺,求见聪子。第一部《春雪》中的女主角绫仓聪子,在有婚约的情况下,与男主角松枝清显相恋,后削发为尼。应当八十三岁的聪子,端庄秀丽一如往日,本多不由渗出泪水,不敢正面仰视。本多怀疑自己经历的六十载春秋,对于聪子无非过桥走过明暗交替的庭院的片刻。可当本多谈起清显时,聪子否认了清显的存在。存在本身,你既不能证明它,也无法证伪它。连本多自己都开始怀疑,关于清显的种种,到底是不是一场梦。至此完结。我感到铺天盖地的空与无,难以填补。三岛由纪夫写完此书后,就切腹自杀了。

    终于翻开《春雪》 ,出生侯爵家的清显,长相俊美,早知聪子喜欢自己,所以自认为不喜欢她。及至聪子和洞院宫的殿下订婚,敕令下达。清显对聪子的爱才开始显露。两人频频私会,都知大限将至,所以怀抱百分百的热情。聪子怀孕,松枝家和绫仓家为避免丑闻外传,秘密请医生为其堕胎。本想隐瞒洞院宫,继续让聪子嫁给殿下,谁知聪子执意出家。清显独自一人赶赴月修寺,请求见聪子一面,遭到拒绝。清显病重躺在床上时,好友本多前去月修寺,请求聪子见清显一面,仍被拒绝。清显回东京两日后辞世,年近二十岁。弥留之际他曾对本多说:“一定还会再见面的,在瀑布下。”遗嘱中给母亲的一封信,交代将自己的梦日记送给本多。

    十八年后本多在神社的大瀑布下,见到了阿勋,左侧腹部有三颗黑痣,眼神透亮。

    我顺着自己读书之乱序来讲,显得有些凌乱。《天人五衰》中,庆子对阿透说:清显被爱情俘获,阿勋被使命俘获,月光公主被肉体俘获,你究竟被什么俘获了?你就是高仿的赝品。知晓这一切的透,选择在二十岁那日服毒,却未能美丽的死去。双目失明后,从此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拒绝与外界交流。透是否是月光公主的转世呢?无从知晓。

    套用庆子的话,可对这四本书做一个内容简括。

    第一部《春雪》 :爱情,美注定毁灭。

    第二部《奔马》 :使命,他毕生追求的是内心的纯粹。

    第三部《晓寺》 :肉体,除了月光公主流光溢彩的肉体,无一可以称为“美”的东西。

    第四部《天人五衰》 :无,少年正是纯粹的恶。

    “丰饶之海”指月球中央那片广漠的平原,该平原跟月亮这整个卫星一样,是既没有生命也没有水的一片沙漠。

    书的结尾,聪子否认了清显的存在,本多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。

    “从此再不闻任何声音,一派寂寥。园里一无所有。本多想,自己是来到既无记忆又别无他物的地方。庭院沐浴着夏日无尽的阳光,悄无声音……”

    一切存在是为虚无。

欢迎关注奇遇君的微信公众号,微信搜索:奇遇历险记,不定时更新,与你分享这个世界的美好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