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经 诗经名句与赏析

诗经|诗三百,最美十篇

内容概要: 诗经名句 , 诗经最美十篇 , 蒹葭 , 击鼓 , 采薇 , 葛生 , 桃夭 , 无衣 , 出其东门 , 子衿 , 木瓜

诗经最美十篇妥妥的全部是耳熟能详的诗经名句啊~
更多关于读书,旅行的内容, 可以来我的专栏: 奇遇君专栏 看看

昨夜辗转反侧,久难入睡,索性拿起床头柜上的《诗经》翻看。单如此翻看,不免少些意味,于是开始思索比较自己心中最爱的是那几篇。尔后,开始挑选我最爱的十篇。

一、蒹葭

毫无争议,《蒹葭》乃我心中的第一美。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心中思慕,却求而不得,悲情的美最能打动人心。此诗极尽凄清朦胧之美感。李健所唱《在水一方》,其词就是《蒹葭》的白话文版本,百听不厌。

 蒹葭
  
 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
 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,
 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
 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  
 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
 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
 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
 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 

 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
 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
 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
 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 

二、击鼓

《击鼓》本是一首远征异国的士兵所唱的思乡之歌,其中几句思归之语,流传到现在简直是情话中的情话。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张爱玲所写《倾城之恋》,范柳原在夜里给白流苏打电话,便说过这句诗,那场景真是美得令人荡漾。柳原说:“诗经上有一首诗,我念你听:‘死生契阔——与子相悦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’。我的中文根本不行,可不知道解释得对不对。我看那是最悲哀的一首诗,生与死与离别,都是大事,不由我们支配的。比起外界的力量,我们人是多么小,多么小!可是我们偏要说:‘我永远和你在一起;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。’——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。”

 击鼓
  
 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
 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  
 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
 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  
 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
 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  
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
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  
 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
 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   

三、采薇

《采薇》中有一千古传诵佳句: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 东晋名士的侄子谢玄,认为此句是《诗经》中最美的诗句。

杨柳惜别,古就有之,“依依”二字写尽了杨柳之风貌,令人生出无限遐想。仲春之月,杭州西湖畔的柳丝,柔软嫩绿,当得起“依依”二字,别处的柳丝是万万比不上的。

 采薇
  
 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
 曰归曰归,岁亦莫止。 
 靡室靡家,猃狁之故。
 不遑启居,猃狁之故。
  
 采薇采薇,薇亦柔止。
 曰归曰归,心亦忧止。 
 忧心烈烈,载饥载渴。
 我戍未定,靡使归聘。
  
 采薇采薇,薇亦刚止。
 曰归曰归,岁亦阳止。
 王事靡盬,不遑启处。
 忧心孔疚,我行不来!
  
 彼尔维何?维常之华。
 彼路斯何?君子之车。
  戎车既驾,四牡业业。
 岂敢定居?一月三捷。
  
 驾彼四牡,四牡骙骙。
 君子所依,小人所腓。
 四牡翼翼,象弭鱼服。
 岂不日戒?猃狁孔棘!
  
 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
 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
 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
 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! 

四、葛生

如果用一个词来称呼你所喜欢的人,你会选哪个词呢?爱人,宝贝,亲爱的,小心肝……这些词可真是烂大街,无一丝新意,无一毫诗意。不若这个词:“予美”,即指我的爱人。

《葛生》是一首妻子悼念逝去丈夫的诗,实是无比悲情,读来令人酸楚。“予美亡此,谁与?”我的爱人已离去,谁人相伴他身旁?《西厢记》里有一句:生则同衾,死则同穴,此诗中“夏之日,冬之夜,百岁之后,归于其居”便是描述死同穴的愿想。

 葛生
  
 葛生蒙楚,蔹蔓于野。
 予美亡此,谁与?
 独处?
 
 葛生蒙棘,蔹蔓于域。
 予美亡此,谁与?
 独息?
 
 角枕粲兮,锦衾烂兮。
 予美亡此,谁与?
 独旦?
 
 夏之日,冬之夜。
 百岁之后,归于其居。
 冬之夜,夏之日。
 百岁之后,归于其室。 

五、桃夭

《桃夭》是一首庆贺新娘出嫁的诗,诗中以鲜艳的桃花,比喻美丽的少女,真是极好。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读到此句,想象那个艳如桃花的美人。

古诗词中形容女子面容美好,常用“面若桃花”、“艳如桃李”,就是受此诗启发。此诗“开千古词赋咏美人之祖”。

 桃夭
  
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 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  
 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
 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  
 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
 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 

六、无衣

此诗是一首军中战歌,慷慨激昂,战友互助之情令人动容。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。”今时今日,此句更是美好动人,蕴含一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情怀。

 无衣
  
 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
 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
 与子同仇!
  
 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
 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
 与子偕作!
  
 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
 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
 与子偕行! 

七、出其东门

情之一事,难能可贵在一“独”字。万千人中,独看见你,便再容不下他人。万千人中,若没有你,便视之无物。

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。”虽然女子多如云,却非我的心上人。“虽则如荼,匪我思且。”虽然女子多如花,却不是我爱的人。

 出其东门
  
 出其东门,有女如云。
 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。
 缟衣綦巾,聊乐我员。
 
 出其闉闍,有女如荼。
 虽则如荼,匪我思且。
 缟衣茹藘,聊可与娱。 

八、黍离

《黍离》是一首有感家国兴亡的诗,后世文人写怀古诗,往往沿袭其音调。“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。”可谓凭吊诗中绝唱也。

“黍离”一词成了感叹亡国触景生情的专属词汇。姜夔名作《扬州慢•淮左名都》,有一句:过春风十里,尽荠麦青青。时人感叹有黍离之悲。

 黍离
  
 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
 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
 知我者,谓我心忧;
 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
 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 
 彼黍离离,彼稷之穗。
 行迈靡靡,中心如醉。
 知我者,谓我心忧;
 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
 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 
 彼黍离离,彼稷之实。
 行迈靡靡,中心如噎。
 知我者,谓我心忧;
 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
 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 

九、子衿

曹操《短歌行》借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,表达求贤若渴之心,便出自此诗。《子衿》实为一首爱情恋歌,女子与情人相约在城阙见面,久等不至,便唱出“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”,传达悠悠情思。

《诗经》中另一篇《采葛》中,也有同样表述。“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”,“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”,“一日不见,如三岁兮”。我们常用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”表达思念之情,便是来源于此。

 子衿
  
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 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
  
 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
 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  
 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
 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! 

十、木瓜

《诗经》另一篇《抑》中有“投我以桃,报之以李”之句,后世便用“投桃报李”比喻友好往来互赠礼物。这篇《木瓜》中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”,“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”,便是男女青年借互赠礼物表达爱情。

 木瓜
  
 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
 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
 
 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
 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
 
 投我以木李,报之以琼玖。
 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 

欢迎关注奇遇君的微信公众号,微信搜索:奇遇历险记,不定时更新,与你分享这个世界的美好。

FAQ

诗经

《诗经》,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,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,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(前11世纪至前6世纪)的诗歌,共311篇,其中6篇为笙诗,即只有标题,没有内容,称为笙诗六篇(《南陔》、《白华》、《华黍》、《由庚》、《崇丘》、《由仪》),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。
《诗经》的作者佚名,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,传为尹吉甫采集、孔子编订。《诗经》在先秦时期称为《诗》,或取其整数称《诗三百》。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,始称《诗经》,并沿用至今。诗经在内容上分为《》、《》、《》三个部分。《风》是周代各地的歌谣;《雅》是周人的正声雅乐,又分《小雅》和《大雅》;《颂》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,又分为《周颂》、《鲁颂》和《商颂》。
孔子曾概括《诗经》宗旨为“无邪”,并教育弟子读《诗经》以作为立言、立行的标准。先秦诸子中,引用《诗经》者颇多,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,多引述《诗经》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。至汉武帝时,《诗经》被儒家奉为经典,成为《六经》及《五经》之一。
《诗经》内容丰富,反映了劳动与爱情、战争与徭役、压迫与反抗、风俗与婚姻、祭祖与宴会,甚至天象、地貌、动物、植物等方方面面,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Scroll to Top